71年前,志愿军跨过的鸭绿江上那些桥

发稿时间:2021-10-20 18:47:40

如皋市品茶喝茶工作室,�中国遥感卫星地面站三亚站10年接收5万余轨卫星数据vPrWO

  71年前,志愿军跨过的鸭绿江上那些桥

  新华社沈阳10月19日电 题:71年前,志愿军跨过的鸭绿江上那些桥

  新华社记者于力、高爽

  71年前的今天,中国人民志愿军从安东(今辽宁省丹东市)、长甸河口(今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长甸镇河口村)、辑安(今吉林省集安市)分三路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。

  你脑海可能有这样一幅画面:鸭绿江江面白雪皑皑,巨龙般的志愿军队伍正徒步通过架设在冰凌上的简易浮桥,夕阳将战士的影子拉得很长……

  照片名字是《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》,由志愿军第64军政治部摄影组组长黎民拍摄,最初刊发于《解放军画报》1951年第4期扉页——照片上的浮桥就是抗美援朝期间著名的“马市浮桥”,位于丹东市振安区九连城镇马市村。

  “我1951年1月从马市浮桥跨过鸭绿江。”94岁的志愿军老兵王万经说,“现在江面看不到桥的踪影,是因为抗美援朝期间志愿军是夜里过江,浮桥也多是傍晚搭建、次日凌晨拆除。”

  “除了是战士过江的便道,浮桥还是为前线战士运输军需物资的重要通道。当年,我所在的队伍就是驾驶嘎斯汽车从浮桥通过进入朝鲜。”王万经说。

  在位于马市浮桥下游的鸭绿江上有两座“姊妹桥”:鸭绿江大桥和鸭绿江断桥。“断桥是鸭绿江上第一座大桥,是一条公路桥,抗美援朝时,该桥朝鲜一侧被美空军炸毁;鸭绿江大桥最开始是铁路桥,后根据战事变化,被改成公路铁路两用桥,也是几经被炸后修复。”86岁的丹东市抗美援朝精神研究会原秘书长宋群基介绍说。

  “姊妹桥”曾承担着志愿军过江、军用物资供应、后方支援前线的运输任务。美军很快意识到“姊妹桥”的重要作用,开始不断侦察扫射轰炸两座大桥——如今,记者走上断桥,抬头看钢架,桥体上炮弹留下的痕迹仍清晰可见。

  “敌机轰炸一次,我方就抢修一次。”宋群基说,抗美援朝期间,鸭绿江大桥成为一条“打不断、炸不烂”的钢铁运输线。

  对很多志愿军老兵而言,鸭绿江大桥是他们奔赴朝鲜的地方,也是回国的“凯旋门”。“当我们乘坐火车回到祖国,一下车,大家欢呼雀跃。”88岁的志愿军老兵胡长哲说。

  “当年我从集安出发到朝鲜时,周围静悄悄的;可当我从鸭绿江大桥上回来时,丹东人民守在桥头夹道欢迎,那一刻别说多激动了。”志愿军老兵王广照说。

  在长甸河口村,“桥”的故事同样感人。“毛岸英学校在这里建校,是因为当年毛岸英就是从校址斜对面的浮桥上走向朝鲜的。可以说,他在这里留下了自己在祖国最后的足迹。”毛岸英学校校长于满泽说。

  在河口村也有一座断桥。与鸭绿江断桥一样,它也曾遭美军飞机多次轰炸。如今,河口断桥上插着很多写着志愿军各部队番号的旗子——当年,一大批志愿军战士从这里走过,他们或牺牲在战场,或已步入暮年,但他们用血肉之躯锻造的抗美援朝精神会一直传承下去。

  断桥、鸭绿江大桥、难寻踪影的浮桥……它们是抗美援朝沧桑历史的印记,更是中国人民追求和平的见证。

【编辑:陈文韬】

来源:腾讯-斗鱼TV直播  责编:全民直播